南方有嘉木 攸樂茶韻濃 ——攸樂古茶山尋茶記


西雙版納新聞網 來源:西雙版納新聞網 編輯:王晨至 2020年01月14日 09:01

0114-03JJZK-001-50120-原文件

龍帕古茶樹

本報記者/張銳榮 馬蕓


景洪市基諾山是普洱茶古六大茶山之一的攸樂茶山,因產古樹茶且茶葉品質上乘而遠近聞名。

近日,記者一行驅車向攸樂古茶山最具有代表性的亞諾寨進發。亞諾為攸樂古茶山名寨,其還有另一個名字——龍帕。

在晨霧中我們緩緩進寨。剛到寨口,頓覺茶香沁肺。在同行的西雙版納雨林精靈農業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李華的指引下,我們在一家門頭牌匾寫著“洛博同知緣”的樓前停了下來。李華說她跟這家主人極熟,幾乎每次上攸樂茶山都要來這里歇歇腳、聊聊天,順便喝上幾杯龍帕古樹茶。話音剛落,一名身著基諾服飾的中年女子快步迎來,熱情地招呼我們上樓喝茶。

主人家茶幾擺設頗為講究——紅木根雕茶桌,景泰藍陶瓷茶具,自動燒水器皿,盡顯主人對茶的衷愛。茶桌盡頭靠墻一側懸掛著一幅太極圖的意象字畫,“茶道”二字端坐其中。女子名叫阿妹,今年47歲,男主人叫布魯,比阿妹大一歲,天剛亮就上山干活去了。閑聊間,水如潮漲。阿妹洗杯、洗茶、泡茶、倒茶水……動作嫻熟,有條不紊,神情專注。瞬時,一股茶香彌漫開來。

茶園、茶葉、茶事……大家邊喝邊聊,相談甚歡。閑聊中,我們對攸樂茶山有了更深的了解。

攸樂山現稱基諾山。山中古茶園主要以亞諾寨為中心,向四周散射,以龍帕山最為集中。司土老寨、么卓、巴飄也有老茶樹分布,古茶園海拔1200至1500米,面積約3000畝,許多古茶樹都已經幾百歲了。

新中國成立后,基諾族由原始社會直接進入社會主義社會。回望攸樂古茶山種茶歷史,最早可追溯到三國時期:傳說諸葛亮南征到滇南時,部分士兵因掉隊在攸樂山住下來,成為丟落人,即攸樂人。諸葛亮考慮攸樂人生計問題,于是派人送來了茶籽,從此攸樂山開始發展茶業。民國時期醫學教育家、作家姚荷生曾經寫了一首《龍江打油詩》來述說此事:“昔從武侯出汗巴,傷心丟落在天涯。于今不問干戈事,攸樂山中只種茶”。

歷史鐘聲余音繚繞。1729年,清政府在攸樂茶山設立“攸樂同知”,始派官員征收茶捐賦稅,許多茶商和馬幫前來收購茶葉,攸樂山茶葉生產曾興盛一時。隨著歷史更替和歲月變遷,核心區的亞諾寨保留的總面積1800余畝的古茶園,穩居攸樂古茶園之冠。

攸樂古樹茶有什么特色呢?我們問道。阿妹認真地解釋說:“比勐海古樹茶更柔和一些,回甘生津,苦澀味化得快,茶氣足。”說著,又幫我們每個人續了茶水,自己也十分享受地飲了一杯。“化?怎么個化法?”我們追問道。阿妹笑了笑,說:“任何茶葉都有苦澀之味,有的苦澀味很重,入口久久不去。而攸樂茶的苦澀味雖重但很快就轉化為甘甜,香氣也充滿著山野味道,也就茶人們常說的山野氣濃郁。”

正當茶香四溢時,男主人布魯從山上回來了,一身迷彩行頭,顯得特別有精氣神。發現來了客人,布魯便招呼阿妹準備午餐,他則落座為我們泡茶續水,講解龍帕古樹茶之奧秘。

布魯很專業,也很健談。“龍帕古茶園位于亞諾寨東南部樓斗山原始森林深處。此山主峰海拔1691.6米,為攸樂山最高峰。古茶園為大面積混雜林茶園,樹勢蒼老,附生和寄生植物較多,各種植物相互依存生長,植物多樣性保持得比較完整。”布魯介紹說,“別小看‘混雜林’三個字,真正好的古茶樹就是生長在這種保持生物多樣性的原生態環境里的。我們從不因為追求古茶產量而砍伐古茶樹身邊的雜類樹木,都是任其自由生長。”

李華補充道:“在基諾族人看來,高品質的古樹茶一定與其它樹木和諧共生,跟與生俱來的鄰居相親相融,共同在雨霧中、山嵐里、陽光下,聚歲月之靈氣,汲天地之精華。”

很快,阿妹就做好了一桌豐盛的午餐,招呼我們就餐。布魯提來一個土制酒壇,讓我們嘗嘗他家釀制的蜂蜜酒。開瓶后,酒香蜜香撲面而來,入口純厚甘甜,不覺中半杯酒下了肚,大家連聲贊美:好酒!

飯后,布魯夫婦帶著我們去古茶園。沿著林間小道,穿越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。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艱難跋涉,我們終于到了龍帕古茶園。不過,該茶園與我們想象中的“園”極為不同,看上去與一般的原始森林沒什么區別,但仔細觀察則不得不敬服那些古茶樹頑強的生命力,它們深藏于密林深處數百年,大部分基部圍粗50至120厘米,主干胸圍30至80厘米,樹高2至3米,樹冠直徑1.5至3米,目測每畝密度大約150株。在這樣的環境下,1800余畝古茶園難見其全貌,古茶園與大自然已經完全融為一體。

我們靜靜地傾聽著,默默地環視著,心中莫名感動,思緒飛得很遠,追尋著久遠的故事——是誰種下第一棵茶樹?采下第一片茶葉?聞到第一杯茶香……而有關那時那事的描述,只有一些民間傳說在口口相傳。

阿妹帶我們來到一棵碗口粗的古茶樹旁,樹勢蒼勁,充滿生機,阿妹說這是她家最大的一棵古茶樹。阿妹指了指樹下,說每次來采茶時全家人都要在這里坐坐,拉拉家常,讓古茶樹也聽聽家里的故事。

布魯解釋說:“茶道,茶亦有道,這大山深處的純凈之物,本身就充滿靈氣,只有真正懂它的人才能與它結緣。”我們聽得似懂非懂。

雖已過了采茶季節,可走在基諾人采茶歸去的路上,耳旁仿佛還能聽見他們的勞作喘息與歡笑聲。

從古茶園回來,我們去了阿妹家的曬青毛茶初制工作室。進入工作室,整個制茶過程盡現眼前。只見百十平方米的空間被半透明白色塑料布密封著,較好地隔阻了外界的灰塵。涼茶采用大龍竹制成的寬大涼席,并用鋼架支撐,離地面有1.5米之高。阿妹說這樣更衛生,鮮葉到干茶制作過程,衛生標準都可保證。

制茶室里,制茶所需的設備一應俱全。機器揉捻比手工揉捻要好嗎?我們說出了心里的疑問。阿妹解釋道:“傳統人工揉捻技術要求很高,需要學習和實踐相當長的時間才能掌握好火候,民間高級制茶師人數很少,且效率不高,而機器揉捻則優點很多,易于普通人操作。但不管什么方式,關鍵得用心,把心融入做茶的過程,才能做出好茶。”

傍晚,告別布魯夫婦,我們啟程回家。站在樓斗山腳下,我們回頭張望:夕陽下的亞諾寨被金黃的余輝輕輕涂抹,厚重的亞熱帶原始雨林依舊掩映著那份神秘,泛出一縷千百年來深藏著的圣潔之光……


關注西雙版納報微信
本報微信公眾號
手機讀報
手機讀報
關注本報客戶端
關注本報客戶端
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均為《西雙版納報》和西雙版納新聞網版權所有。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復制、轉載、鏈接、下載使用。
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691-2144028
【滇ICP備12003530號】 【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80018】
版權所有:西雙版納新聞網
重庆时时每天开盘时间 青海体彩11选5走势 赛车资讯app 宁夏十一选五推荐 免费股票推荐论坛 北京快3开奖快结果 幸运飞艇就是个骗局 今天辽宁35选7中奖号码 三分彩有什么规律可寻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记录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 河南快3直播计划 股票市场几点开盘 北京快中彩走势图 广东南粤风采好彩1 官网河内五分彩 陕西快乐十分中奖技巧